• 藏汉鱼水情,爱心满高原——访广药集团藏族员工嘎松罗布与援藏干部王浩
  • 2018-10-11   16:19:28

      初秋九月,羊城还是炎暑未退,青藏高原东南的波密县,已是寒意袭人。在洛沙则雪山下,帕隆藏布江畔,笔者采访到了两位可爱的广药人:

      嘎松罗布,一个生于西藏长于西藏的藏族汉子;

      王浩,一个在改革开放前沿国有企业的汉族干部,因为粤藏对口支援,他们走到了一起,在冰川林海下将爱心播撒雪域高原。  

      由于气候恶劣、种养困难等多方面原因,过去林芝地区居民家庭年收入平均不足千元。广药集团通过发展藏灵芝规范化种植基地等产业援藏,将春风带到了雪域高原,然而这个过程并不是一帆风顺,有很多难以想象的艰辛和付出。

      当询问罗布和王浩在这几年援藏工作里印象最深刻的事时,他们娓娓道来了很多不为人知的故事,也正是这么一些小故事和小细节,我们看到了援藏工作的不容易,感受到了“爱心满人间”这五个字背后的深切意义。

    孢子好用灵芝难栽:罗布的艰难逆袭路

      进入西藏,随处可见绵延的雪山连绵不绝,壮美的云杉林下,牛羊成群。特殊的高原气候造就了藏区独特的美景,但同时也让这里的发展比平原地区遭遇更多的困难。因为土地少、种养困难,藏民只能靠着养牛或者外出打工赚取微薄的生活费。

    2011年,当时担任广药集团总经理的李楚源带队深入林芝进行援藏考察。经过实地了解,李楚源提出了“政治有高度、经济算总账、责任树品牌”的援藏方针,要求通过产业援藏、科技援藏,以“授人以渔”的方式,落实援藏工作。

      经过几次对接考察,广药集团最终在灵芝种植上找到了援藏的落脚点。据悉,由于高原特殊的气候条件,藏灵芝的灵芝三萜、灵芝多糖等有效成分含量比其他产地的灵芝要高几倍。

      说干就干,广药集团专门邀请了山东灵芝种植专家指导在波密开展藏灵芝的规范化种植工作。为了实实在在地帮助当地居民脱贫,广药集团的种植基地优先为藏民提供就业岗位,罗布就是在这个时候加入了广药。然而基地发展并没有想象中的顺利,灵芝生长对温度和湿度的要求都很高,但由于藏区气候多变,日夜温差大,与平原地区气候十分不同,灵芝基地的温湿度控制一度成为基地发展的一道大难题。


    广药集团的产业援藏改变了藏民嘎松罗布的命运

      “我以前在村里当技术员,每年只能在年底拿到几千元。”罗布说。在广药援藏之前,罗布是村里天麻种植的技术员,改种灵芝后初期,由于技术有限,育种要靠自己琢磨摸索,基地产质量不稳定,带来的收入也十分不稳定。最艰难的时候,罗布甚至只能靠银行贷款来维持全家生活。

      “刚开始因为技术不成熟,没有收入,老婆对我的工作很有怨言,一直问我,为什么还要做。”回想起当时的艰辛,罗布不禁眼圈泛红,“但我很喜欢这个工作,很想做下去,以前我们这里都是野外采灵芝,有效成分没采到,灵芝也越采越少,我很希望把灵芝种好,把它的精华提取出来,给大家带来健康吉祥。”

      凭着这股干劲,罗布和专家不断摸索,终于突破了技术难题。2013年,基地完成10万袋高产灵芝孢子粉的灵芝示范种植,广药白云山汉方在全国首个推出天极藏灵芝孢子油。

    妙招换来大丰收:王浩的援藏苦乐经

      灵芝基地的成功更加坚定了广药集团产业援藏的信心,2016年,广药集团又在广东重点援藏工程鲁朗国际旅游小镇投资建设了广药白云山藏式养生古堡。


    广药白云山藏式养生古堡

      作为援藏干部、来自现代汉方药业的王浩时常要穿梭于林芝、鲁朗、波密之间。从林芝地区的行政中心巴宜镇驱车去鲁朗和波密最快需要5、6个小时,途中要穿越众多盘山公路,沿途转弯多而急,有些险峻路段甚至是在悬崖上依壁凿出,遇到雨雪天气,更是极易翻车,路上也经常发生塌方。

      王浩驱车带着我们从鲁朗到波密,一路跟我们介绍哪里曾经有车辆直冲摔下悬崖,哪条桥曾经被洪水冲垮,桥上的车辆和行人没入洪流之中……王皓说:“如果遇到塌方,在路上耗12、13小时是常事。”各种事故听得我们胆战心惊,然而这却是王浩需要面对的日常。

      说到援藏的艰辛,王浩却十分坦然:“当初我到这里后才发现比想象中要困难,但既然来了,无论如何也要做好。”


    援藏干部王浩(右一)介绍西藏灵芝基地基本情况

      为了灵芝基地的增产,王浩想了很多办法。西藏白天日照强、温度高,灵芝容易被“烧死”。王浩到基地后,主持了大棚改造工程,为种植灵芝的大棚加上了隔热层,灵芝产量提升了1倍多。

      灵芝最珍贵的是灵芝的种子,也就是灵芝在成熟期喷射出来的孢子。喷粉期间,在那朵朵华盖上会升腾起一种如烟似雾的褐色粉末,看上去像是一缕缕烟雾,缓缓在空气中飘荡,因此灵芝孢子粉采收难,很容易造成大量的浪费。

      “今年我们在灵芝上面架起了小棚,将灵芝和孢子粉都严严实实地罩起来,大丰收!”看着灵芝上面足足有三、四个灵芝那么厚的孢子粉,王浩笑容满面。

      每年九月都是灵芝喷粉期,也是基地最忙碌的时候,王浩已经两年中秋没有回家团圆了,但是他依然无怨无悔。

    雪域情谊 广药的援藏比想象更多

      通过技术支持、产业支撑,广药的援藏工作为藏区带来实实在在的改变。“广药来了之后,可以说是翻天覆地的变化。”一说到援藏的成果,腼腆的罗布一下子滔滔不绝,“现在我每月都可以领到工资,收入是以前的好几倍,家里也正在建新房子。”

      “加入广药之后我学到了很多知识和技术,以前我们也有小规模种灵芝,但是我们不会收孢子,广药集团是我们这里第一家用高科技发展灵芝孢子油产业的。” 罗布说。

      在罗布看来,广药集团的援藏成就比想象更多更有效。“最让我触动的是广药集团的领导思维很开放,他们支持我自己创业,脱贫致富。”


    位于西藏波密的广药集团灵芝示范种植基地

      据悉,在做好灵芝基地种植工作的同时,广药集团十分鼓励罗布利用自己的技术发展农业合作社,还为其提供技术支持。目前,在广药集团的支持下,罗布与村里合作,同时发展天麻种植业务。

      “他现在不仅是我们灵芝的形象代言人,还是西藏自治区的农业科技带头人。”王浩笑着说,欣慰之情溢于言表,藏汉民族和谐情谊则尽在不言中。

      在返程的越野车上,美妙的歌声在一遍遍地荡漾着:太阳和月亮,是一个妈妈的女儿,她们的妈妈叫光明,叫光明;藏族和汉族,是一个妈妈的女儿,我们的妈妈叫中国,叫中国……

      广药白云山,爱心满人间。在我心目中,鲜艳的高原红,应该是广药最动人的底色。

    文:企业文化部 悦闻